IMTD的第一条日志

今天游泳完,随手刷到一个推主”舒克”,和往常的警世危言的推文风格大不一样——一个人真实的奋斗过程看的令人身心愉悦,上次有这种感觉得时候要回到大学的时候了。

恍然回头来看自己最近这几个月来,刷推特逐渐占到了一半的手机使用时间,但总是个阅读者,并没有输出,也不知道输出。从最早时候看看GWG、到贸易战看特朗普、到最近看香港,每一次的转变,都发现了自己对他者行动的过度依赖,然后又将自己寄托在另一位他者身上。在这一来一去间,我发觉少了我自己的影子——那个各方面看起来发展不错却在一些地方总是和大家不一样的人。

我心想何事、身往何方?这些提问到了工作一年后的今天反而变得模糊了起来。前些天会怪日记本用完却总是忘记买新的,买了又忘记带在身边,索性用上这个博客,有人看也正好,动起来吧,Ted。

最近在公司每天都在赶KPI与奇奇怪怪的项目,工作做不完也毫无加班的欲望。想想之前为了做项目昼夜不分到第二天早上总是迟到,原以为自己是为了工资涨涨涨,但现在看来远不止如此,能和一群人,做成一些事情,能更让自己开心满足的,想起最早为“问厦”和白米范奋斗的那些日日夜夜一样,与万达签了一些展览合作,就乐呵得不行,玩了好比梦一场,我也还是那个Ted,不过会写一点代码了。

你在想什么哟,Te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