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性、患得患失、自在感

有话说道“做人要理性”,偶尔又听到“做人不能太理性”,那么是否要坚持理性?我以前在凌云504跟舍友聊天的时候偶尔会提到这个问题,每次可能是觉得没有真正说服内心,因此我不太记得讨论的结果。前段日子想明白了,加上最近搞手机的事情弄得有点心神不宁,对患得患失与自在感都有了一些理解,索性今天一起记下来。

直接揭晓我心中的答案吧——理性,我把它理解为“一种运用以往经验积累进行的逻辑推理过程,其作用的结果将指导人接下来的行动”。这件事情如果放在人类进步主义的视角来判定好坏,那毋庸置疑,理性对人类走到今天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正面作用。不过,对于个人而言,如本段开头的理解来看理性,则是平淡如水,不好不坏。历史上有人运用理性推动了学术的进步,有人因为他的理性犯下了发动战争的罪行。因此,容我用另一种表述重来一遍——理性就是很单纯的“带有逻辑地用来给下一步行为提供背书”的一种存在。

好的,该正式回答问题了——“作为个体,是否要坚持理性?”

我希望我可以回答:“我只想要一点点理性。”或者说“比现在少一点的理性。”

我是一位正宗的电子消费品粉丝,在10岁就曾抵不住Vista那半透明任务栏的诱惑,把老爸的电脑从XP升级到了Vista系统。清空了文件而换来一顿骂,心中仍然大呼过瘾——电子产品在我手中变得服服帖帖这个过程带来的成就感还是很强的。由于时常念叨电子产品,我荣幸成为家里的电子品购买意见专家,高中的PPT制作大师,大学的“女生宿舍座上宾”(心无旁骛的电脑维修)。话说在电子产品界,Benchmark和Spec,也就是跑分/配置对比,乃兵家必备的基础技能,我也形成习惯,凡产品都喜欢先比较几番,连到了TP-Link之后,我也赶紧给官网上了产品对比的功能,眼中始终都在寻找那款“更好的产品”。

问题就出在这里,这种对“更好产品”的执念让我很容易陷入对现状的不满足、进而投入大量成本去提升产品的事情上。从最近一件事情来看——我调试好了一台安卓样机,却由于挑剔软件体验决定回到苹果iOS,结果对iOS的钱包功能又产生执念,誓言要用上手机刷卡功能,结果功能重置不成却引发以前修机的问题,导致iOS无法激活,结果便是送修,消耗了大量的时间成本。

“驯服”电子品带来的成就感产生多巴胺让我兴奋,也消磨了我的精力,我亦不知是我驯服了电子品还是它们驯服了我。要用一个词来描述我现在的状态——陷入对配置的斤斤计较,“患得患失”简直再准确不过了。

本日记未完成,接下一篇。